那些年,父母“欺骗”我们的事

爱平凡与平凡爱

那些年,父母“欺骗”我们的事
爱平凡与平凡爱(一)2010-07-23 来源:六六 有3852201人观看过本文章  静独守空房。  真是独。  一年里的大半年都是自己一个人过的。哦,不对,还带着闺女。  女儿生病了,她已经非常老道地找同学的同学的同学牵上的线,但现在是自己朋友的儿科主任,陈述一下症状,然后去街上买点药喂女儿吃下。半夜里量量体温,看看表,不到六个小时,不能再次退烧,于是拿酒精给闺女擦身。  女儿开家长会,会议通知上写请父母到场。她自己一个人去了五年。为表示女儿不是生长于单亲家庭,每次都会主动说,她爸爸很忙,我代表,有什么问题我回去传达给她爸爸,让她爸爸训她,她在家里就怕她爸爸。  主要是强调一下在家里。  意思是,闺女的爸爸其实有时候也在家里的。  她现在最痛苦的事是,如何让孩子的老师意识到她是明媒正娶的而不是二奶小三儿。因为她已经明显感觉到老师看她孩子的眼光,好像看庶出一样不待见。所以她打算最近跟老郑谈一下,有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携妻女出席一下孩子的公开活动,比方说运动会啊,图书会什么的,以正视听。虽然她认为都五年过去了,现在正也太晚了,搞不好老师以为她终于磨正了,小三变大奶。但即使有错误印象,也比一直当妾的强。  老郑终于电话来了,口气里满是兴奋:“怎么样啊你!”  静:“我。。。挺好的。孩子。。。。也挺好的。你玩得好吗?”  静本来想跟老郑说前两天孩子刚病好,自己累得要散架了,张口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诉说的欲望。  “你这话说的,怎么是玩呢?这是我的工作。你以为我就去打高尔夫啊!这是男人的社交方式之一,王石亿,唐俊门,郭太明,可不都在呢吗?大家忙得都跟熊样,为啥非得抽十天半个月搞巡回赛啊,交流啊!哎,我跟你说啊,我这次听到一个巨有意思的事。想听吗?”  静提起精神看看表,已经12点半了,明天一大早还要送女儿去上学,她非常想说:“我压根不感兴趣,又是老王盘了块地,送礼都送出去10个亿,或者是老唐的文凭是花钱买来的,或者是郭太太的小孩。。。我们自己的孩子你都从来不问。”但考虑到大奶要有大奶的风范,你要是不表现得饶有兴趣,你的位置就要被那个表现得饶有兴趣的人给顶了。虽然,静现在的想法是,谁爱顶谁顶,让你顶个十年,你估计表现还不如我呢!但,在其位谋其政,静还是打着哈欠说:“我太想听了,你告诉我吧!”  “你看你,我跟你说事儿呢,你还打哈欠,一副疲倦,态度不端正,你道歉。你道歉完了我再说给你听。”老郑的调情方式。  静呵呵一笑说:“我道歉,求我家皇上赏奴点小道消息吧!”  “我跟你说了,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!你要是告诉别人,传出去了,以后我就不跟你说了。”一般老郑都这么嘱咐静。从认识静到现在。好在静嘴紧,他只要嘱咐的,她都不说。静知道,老郑要是有啥事不倾诉出来,憋得肚子疼。但他又需要百分百安全,静于是憋得肚子疼。那些一手消息,有时候都能波动股价的,其实对静没有任何意义。有时候单位里的同事八这个八那个网上消息,她非常想跟她们说:“切,你那个,不准。”但她啥都不能说。人家哪怕问她,她也答:“不晓得,不关心。”   静从老郑那里听来的,永远都是有可能山崩地裂,惊骇世俗,影响未来,创世纪的不知真假的消息。  这也是静最初爱上老郑的原因。  当初静在一个偶然的契机认识老郑的时候,那时候还是小郑,静还是少女,对这种激情四射,类似于演讲一样的谈情说爱方式,实在是太仰慕了。听老郑讲往昔岁月的不平凡。老郑天生就是个人物,从小打砸抢,像个混世魔王,然后就突然间变成优秀学生典范,变成了一个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体魄的四有青年,总之,老郑的履历,对静来说,简直颠覆了人生观。静以为所有的人生都像自己一样一个“平”字就概括了。  静是带着对老郑的崇拜上了他的床的。  在床上还是对他崇拜。  发现老师到底是老师,怎么什么都强自己一头呢!虽然静很想问问老师,你这些都是从哪学来的啊?但不敢。也许有人天生就异禀,八百年早知道,有些人是通过学习成就事业的,有些人是天降大任于斯人的。   静第一次生孩子的时候,老郑在博鳌论坛发表演讲。  孩子第一次出玫瑰疹的时候,老郑在泛亚太尖峰会议上做主持人。  孩子在第一次会叫爸爸的时候,对面那个男的是静的同窗发小邻居朋友,当然是个男的。  家里的合影,最近的一次,是过年的时候带到老郑的同学聚会上,集体照。再之前,好像就没有过好几年了。因为要么静端着相机照爷俩,要么老郑端着相机照静母女。当然这样的机会也是很少。  老郑说静,你还是要陪我去参加一些场合的,总是看不见你的身影。静说,女儿怎么办,她都要考初中了,丢给我妈我不放心,作业都没人检查。老郑说,嗨,我小时候谁看着我写作业啊,到小学毕业了都不晓得作业是啥,现在还不是 挺好的。  静说,你小时候还没见过电视呢,你小时候也不上钢琴课,你小时候知道什么叫奥数吗?你小时候真考不上大学,还能去挖矿。现在能去挖吗?天见死人的。此一时彼一时。  老郑一回来就生气,说静家里搞得乱七八糟,桌面上堆的都是东西,能不能清清干净。“你看看人家电视上,人家电视上家里都一尘不染的,我家房子也够大,钱也够多,怎么就弄不干净呢?”  静气了,问他,你家是用来拍电视的吗?电视里的人都不要生活的,放出来为卖房子当广告的。那些电视剧估计都是王石亿赞助的。你闺女的咳嗽糖浆,她的玩具,她的作业本,我能跟着屁股后面随时随地收吗?所有都要摆在眼前,她下一分钟要我就给她找出来。还有,你不回来,桌子上也不用放烟灰缸和打火机了。我家里有男人的标志,就是这个了。平日天天不回家,我还得在门口给你留双拖鞋,厕所里留着刮胡刀。其实要是没你,这些东西我也可以收起来的。这样家里看着还整洁些。   老郑晚上刷完牙走进房间,躺在静身边,边摸着她的肚子,边聊天。  聊着聊着说:“你肚子好像又大些了。要运动,要有肌肉。你看看我的。”  静哭笑不得地答:“我要是有你这时间,一天俩钟头就为锻炼肌肉,我也跟你一样天天半裸秀。你回来以后,每天早上起床就去健身房,我呢,我得叫孩子起床,准备早饭,伺候你们爷俩。我还肌肉呢,鸭肉都松了。你看书看报吗,家务劳动不是运动。心肺功能不增强,操心功能增强。”  老郑:“这都是借口。来,我帮你运动。。。”  静看看表说:“来个简餐行吗?刚才我躺床上等你,你非要看完法网才过来。等你看完法网,我要睡觉了。”  老郑不悦了,“多简?”  静:“十分钟。”  老郑:“算了,你先睡,明儿早上起来再说。”  静:“好好好,你要多久就多久,我陪练。”  老郑:“没兴趣了。人家那么久不回来,见你一次,你没说像饿虎扑食一样扑过来,却让人吃个快餐。真没意思。”  静:“我扑,我扑,我这就扑。”  俩人笑倒。     第二天一大早,静困得眼睛都睁不开,就被老郑从后面骚扰醒了。  静说,哎呀,你好歹路演一下啊!我疼。  好不容易进入状态了,听闺女敲门:“妈妈,妈妈,我数学作业呢?你检查完没有啊!”  静一惊,第一反应就是拔出来干净穿衣服,一看钟,极其懊恼地捶老郑:“都是你,把窗帘拉那么严实,你知几点了吗?完了完了,丫头要迟到了。  老郑颓废状:“唉!”   (待续)
责任编辑:那些年,父母“欺骗”我们的事